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卷 第三百零八章.我还有事情要处理(4000字)
听书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卷 第三百零八章.我还有事情要处理(4000字)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作者:和风遇月| 2019-10-21 11:09 | TXT下载 | ZIP下载

    看着宫本乃琴掩面痛哭的样子,户部田他们都愣住了。

    但他们也没有说话。

    刚才西九条可怜就一直在向宫本乃琴输送金色的气流,想必是宫本乃琴遭遇到了他们无法理解的什么事件,因而她才会露出这种表情的吧?

    宫本乃琴浑身瘫软着抱住西九条可怜,过了好久她才平静情绪站起来,将怀中的布偶娃娃交给北川寺,随后对着他深深鞠了一躬:



    北川寺摆手:“你不用向我道谢,如果真要感谢的话,那就感谢她。”



    宫本乃琴确实需要向西九条可怜道谢,刚才宫本乃竹出现在宫本乃琴的意识之中其实是以怨灵的方式出现的,要没有西九条可怜以善念唤回了宫本乃竹的意识,

    宫本乃琴看过去。

    只见西九条可怜趴在北川寺的肩膀上还神气地扬了扬小脑袋。

    她跳起来攀附到北川寺的耳边,小脑袋还小小的耸动着。

    北川寺听着点了点头,然后对宫本乃琴说道:“她说,你可以完全信任西九条可怜。”

    “西九条可怜?这是她的名字吗?”宫本乃琴双眸放平看向西九条可怜。

    小布偶娃娃上下挪动了一下脑袋,示意自己接受她的感谢了。

    眼看着宫本乃琴她们俩之间的互动结束,北川寺也是冷淡地开口了:“既然事情都已经解决掉,那我们现在就去下一个场景。”

    眼前这座公寓建筑肯定指代了什么。

    按照那个小丑的说法,接下来应该就是找到与他有关的公寓...也就是他的家。

    “换而言之,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寻找小木曾春的家。”北川寺一眼扫去。

    幽深的长廊之上排列着相同户型的公寓房间。

    北川寺说完后便一路向里走去,双眼不断扫过房间门牌。

    在经过三间公寓房间后,北川寺在一块已经缺了一角的金属名牌之上找到了‘小木曾’这个姓氏。

    准确来说,是因为小木曾这一家实在太特殊了,北川寺想忽略掉都不太可能。

    防盗门破破烂烂的,有被人踢过,甚至被打砸过的痕迹。

    在这扇伤痕累累的防盗门之上,还带有表面已经发黑的颜料,冲鼻的气味让人禁不住皱眉。

    “这是小木曾的家?”户部田不可思议地说道。

    好歹小木曾也是一座游乐园的负责人,而作为游乐园的负责人所拿到的薪资也应该不会显出如此窘迫的境地才对。

    北川寺双眼眯起,下意识伸手摸上了房间的防盗门把手。

    天旋地转的感觉传来。

    北川寺再度抬头的时候,户部田他们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斜阳之下的景色。

    骂骂咧咧的男人们一边重重地敲打着防盗门,一边冷哼几声将手中的颜料桶泼在小木曾家门前。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愤愤不平地踢了两脚破烂不堪的防盗门离开了。

    而就在他们离开不久后,一个满面苍白的男人的从防盗门怯懦地露头,他左右打量两边的环境,随即才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可是刚才那堆人又是什么情况?

    用颜料泼门,倒是有一种讨债的意味在这里面。

    但要说讨债的话,又有一些不太合理。

    按照道理来说,小木曾春每个月的薪资要富裕过活应该没有半点问题才对,根本不可能出现讨债这种情况才对。

    北川寺看着小木曾春脸上青一块肿一块的躬身擦拭着防盗门。

    过了一会儿,一个小小的脑袋从防盗门缝钻出。

    那是一个小女生,脸蛋粉嫩,双眼大大的,看上去有几分稚嫩可爱。

    “春菜...”小木曾春脸上露出几分爱怜的表情,伸出手摸了摸小女孩儿的脑袋。

    感受着小木曾春的抚摸,小木曾春菜扬起头,奶声奶气地问道:

    “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家?春菜想她。”

    一听见这话,小木曾春手指止不住一颤,过了好久,他才满面苍白地摇了摇头,以往常无二的音调说道:“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要过很久才回来。稍微再等等吧,春菜。”

    两个人的对话还在继续,可北川寺周围的环境却在拉长与变化,过了差不多十秒钟的时间,北川寺才恍惚回神。

    刚才那是...小木曾春和他的女儿?

    ‘妈妈她去了很远的地方...’





    众人围在北川寺身后已经五六分钟了,这期间北川寺也不说话,只是露出一副沉思模样注视着身前的防盗门把手。

    “看见了一些东西。”北川寺随口回答道,他已经有些想法了,但那想法也就只是个假设,于是他也不去具体解释,只是手腕扭转,将房间大门打开。

    阴暗的玄关上整齐地摆放着两双鞋子,一双小女孩儿穿的红色圆头皮鞋,一双成年人的皮鞋。

    “我们去小木曾春的房间。”

    说完这句话后,北川寺也没有继续待在原地进入了客厅。

    这是一户十分常见的户型,厕所浴室分布在玄关,内里第一间便是主人的主卧,从主卧往右手边数过去第一间就是次卧,也就是小木曾春女儿居住的房间。

    北川寺他们要去的是第一间主卧,也就是小木曾春的房间。



    小木曾春的房间上面带着亮闪闪的锁头与把手,北川寺拧动也暂时打不开。

    对此他也没有留情,干脆就把门一脚踹开,整个人踩在门板上面进入小木曾春的房间。

    那熟练的动作让户部田他们面面相觑。

    小木曾春的房间与外面防盗门破烂的景色完全不同。

    这房间收拾得十分整洁,就连书桌都是严格按照地面砖的格数对整齐的。

    房间里面异常干净,家具摆设也透出一股子成年人的稳重,就是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淡淡异味,让人有些不快。

    小木曾春的西服正装挂在门板后面,因为门板完全破碎,众人才发现。

    “这房间看上去似乎与我们没什么不同啊。”有人如此说道。

    是的,除了干净得有些过分外,这个房间与常人的房间没有任何不同。

    正当北川寺说些什么的时候,空气中又传出阴冷的癫狂笑声:

    “欢迎你们来到我以前居住的公寓,首先我要恭喜你们,你们是第一次闯到这一次关卡的玩家。”

    “这一次关卡的名字叫做小丑的癫狂小屋,我希望你们能从这个房间中发现关于我的线索,嘿嘿...当你们把一切都弄懂的时候,无形的恐惧已经将你们抓住,而我也要正式登场了。不过这一次可没有前两次那么简单,我将关卡线索藏得非常严实,呵呵,我现在倒是比较期待你们是否能找到它,听我说,只有完全把当年的事情全部弄懂,你们才有可能离开这个地方,不然你们根本不可能...”



    北川寺面无表情地将一块暗格地板掀起,双眸转过来。

    小木曾春说到兴高采烈的声音安静了一瞬,随后

    “又是你?!又是你这个家伙?!为什么总是你!你为什么会知道我藏东西的地方?!”

    他气急败坏地大叫着。

    但北川寺却完全没有在意小木曾春的怪叫声,他只是招呼着众人走上前来将隐藏在木板之中的东西取出。

    他其实早就知道自己脚下的这块地不太对劲了。

    一踩上来的时候触感就不对,而联想起玄关那不对劲的高度差,更是让北川寺立刻确定自己的脚下就有东西藏着。

    从地板之中取出的东西是以白布包裹着的小物件。

    北川寺将白布打开,看了一眼其中的东西。

    那是层层叠叠的欠条。

    一些普通的放款公司姑且不提,这白布之中连一些黑高利贷都有。

    大的地方借了几百万,少的地方借了五十多万,零零总总算起来差不多几千万日圆的欠款。

    说实话,几千万日圆对于小木曾春的收入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但基本上是个人都能明白,高利贷最恐怖的并不是本金,而是利息。

    只要一天拖着不还,要还的借款就会直线上升。

    特别是这上面那些黑高利贷的格外恐怖的贷款利息...

    单单是看一眼就让人禁不住满脑发晕。

    “这白布上面还有字!”户部田叫了起来。

    这声音吸引了北川寺的注意,他将手电筒照射过去。

    只见在白布的背面之上留着细碎的字眼。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川子...?’

    ‘我明明那么信任你...我们的女儿...春菜应该怎么办?’

    这些字句大部分都是在抱怨那个名叫川子的女性,从一开始的黑色字迹,逐渐逐渐变成了暗红色的字迹。

    这些暗红色的字迹北川寺非常熟悉。



    从这些逐渐狰狞狂乱的字迹之上也能看得出来小木曾春的精神状态渐渐不对劲起来。

    而且就这上面的描述...剩下的就算北川寺不说,背后的众人也差不多明白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木曾春的妻子借下一大笔款项,离开了他与女儿。

    再稍微梳理一下,就是如下情况。

    2016年一月份,小木曾春因为就职压力患上浅度抑郁症与焦虑症,经过药物缓解后得到有效的治疗。

    2016年二月份到三月份,这期间由于乐园的经营不善,发生了安全事故,小木曾春经受到打击,再加上前面的浅度抑郁症与焦虑症,让他病情更加严重,而在这期间妻子的背叛以及突然的巨额欠款也接踵而来。

    这让小木曾春精神濒临崩溃产生了人格方面的分裂。

    这也是当时他见到心理医生后为什么会说已经晚了。

    “2016年五月份,新的人格已经完全接管了小木曾春的身体。他再一次去见医生最后一面。等到医生留下记录后,将医生杀害后,接着跑去鬼屋设施上吊自杀,与此同时,急士乐园就经常开始出现安全事故。”

    北川寺做了自己的总结,视线上扬。

    “这应该就是你的全部经历了,小木曾春。”

    过了很久。

    小木曾春阴毒的声音才从扬声器中重新传出:

    “这就是我的全部经历?这就是我的...我的经历?”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错乱而痛苦,他尖叫着:“不!这不是我的经历!这是那个懦夫!那个软脚虾!那个总是摆着一张假惺惺好人脸家伙的经历!”

    他癫狂的怪吼着,怨毒狂乱的声音无法抑制。

    “不行...不行不行...你不能这么做!这五个人...这五个人是我的玩具!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懦夫!你不能”



    与此同时。



    似乎正如同小丑所说的那样,找到所有的线索,那他们就可以离开了。

    看着这一道灵域的裂缝,北川寺深深地看了一眼隐藏在角落的扬声器,随即招呼着几个人挤入这道灵域缺口。

    ......

    一切都结束了。

    当宫本乃琴重新踩在外面松软的施工土地时候,她瞪大了双眼。

    说实话,就算已经出来,宫本乃琴依旧有一种虚幻的不真实感。

    他们不用与最后的小丑做殊死一搏?

    不用再去看见那些恐怖的怨灵?

    就这么简单的出来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已经出来了。

    活着走了出来。

    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相拥,脸上满是欢颜,户部田更是跳起来狠狠地甩了甩拳头。

    是的...已经平安了。

    宫本乃琴深吸一口气,接着抬起头。

    在她的目光下,北川寺重新将折叠书包背好,重新检查了一遍电筒电池,接着迈开脚步,重新走向已经快要消散的鬼屋灵域。

    “北川君”她瞪大双眼,以一种无法理解的语调问道:“你要去干什么?”

    是啊,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怎么北川寺还是一副要回到鬼屋之中的样子?

    北川寺听见宫本乃琴的话后,脚下一顿,头也不回地回答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

    他抬起头,看向面前狰狞恐怖的小丑入口,语气平静地重复一遍: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