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诗仙剑序 > 第296章 闯川蜀公子世无双 上峨眉铁杵磨成针85
听书 - 诗仙剑序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296章 闯川蜀公子世无双 上峨眉铁杵磨成针85

诗仙剑序 | 作者:凤夕来| 2019-11-06 05: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许蓝仙和卢小鱼倒没李白这么多不解困惑,毕竟她们全然不识得般若寺。 但同样为之好奇的是,这,和,这,究竟有着甚样干系?于是的,三人接着看了下去。

    半空中,从扳指内四射而出的画面里,方丈等和尚,帮高力士等人安顿好禅房后,便想离开。可才刚转身,高力士就将方丈叫了住,并示意方丈把其他和尚支开。

    方丈明了意,便朝那些跟着自己的和尚挥挥手,说了句‘你们先去吧!’后。紧接着,便转身问高力士有何差遣。

    高力士笑了笑,五迷三道的,说是要帮般若寺重修佛庙,希望方丈配合配合,在百姓面前装装样子,做做法事等等诸如此类的话。还说只要配合得妥当,届时自然免不了好处。

    方丈听了不同意,知得高力士是想利用自己去诓诈百姓,借而掩盖他暗中敲钟敛财的那些事迹。因为殇唐从开国至今,一直都奉持着佛法,高力士以佛家重地为掩护,就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了。

    所以方丈就对高力士讲理,说自己给自己取的法号叫‘无嗔’,所求之事,就是为了断绝红尘世俗中的一切。还说自己不求名利不求财,只求安度晚年,埋骨山林当间,希望高力士不要叨扰,成全成全……等等诸如此类的大道理。

    就如此这般,高力士劝解,无嗔方丈拒绝。最后一来二去的,两人就谈崩了。

    把无嗔方丈哄走后,高力士心里就盘计起来,准备杀掉无嗔方丈。因为高力士心里生了疑,害怕无嗔方丈把自己的事公之于众,告诉百姓。

    高力士可不傻,知得自己如今的地位虽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一个人的地位有多高,那么,虎视眈眈的人就有多少。

    所以,高力士不想自己有任何负面的东西出现,一丁点也不行。毕竟‘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高力士再明白不过,如果自己有不好的东西庆唐玄宗李隆基听见了,那么,指不定就来个翻脸无情,斩了自己。所以的所以,高力士下了决定,要杀掉无嗔方丈。

    半空画面中,无嗔和尚也料到了高力士要杀掉自己,还是那句话,谁都不傻。但无嗔方丈却没有逃走,而是把自己的两个坐下弟子叫了来。

    这两个弟子是两个小和尚,很小,七八岁的模样。而且李白和许蓝仙、卢小鱼认识,正是今日问佛寺门口,那两个守门和领路的小沙弥。只是今日的他们长大了五岁而已,模样并未变化多少。

    叫来后,这两个小沙弥看出了无嗔方丈的不对劲,就问‘师傅你怎么了?’听后,无嗔方丈却不回答,只是摇了摇头。紧接着,就从怀中掏出一物递给了他们,而这物,正是如今这枚翠玉扳指。

    两个小沙弥拿到后皱眉不解,就问‘师傅你给我们这个作甚?’无嗔方丈却云云雾雾,神色复杂的笑着说“本来再过三日,为师便能与他见上一面了,但如今看来,无缘呐!”

    “蒽?”两个小沙弥相互看看,问“师傅,你既然说了明日就可以见,怎又说无缘?莫非,师傅你又要远行?”

    “是。”无嗔方丈笑笑“也不是。”

    “蒽?”两个小沙弥不理解,问“师傅,那你说的这人是谁?”



    听到这两个字,李白登时就惊愣住了,心里无穷的复杂。许蓝仙和卢小鱼亦是,不约而同看向他,想问些甚,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问。

    与此同时,半空画面中,两个小沙弥又问了无嗔方丈好些问题。比如‘李白是何人?’、‘师傅为甚想要见他?’、‘为甚又无缘相见了?’……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可惜,无嗔方丈都只是云云雾雾的笑笑,不作任何回答。顿了顿,反直接吩咐这两个小沙弥,说“徒儿切记,待那高力士走后,你们就带着这扳指去乐山问佛寺,交给凌云禅师。”

    听后,两个小沙弥纷纷应了声,作了保证。见,无嗔方丈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就将他们唤了去。

    时息流逝,画面一转,很快就到了三天后的夜里。也就是五年前,李白和父母来般若寺的头一天晚上。

    画面中,夜黑风高,寂静幽居。寺庙里的树枝草叶沙沙作响着,像是在哭一样。

    不大会儿,一个黑身人影就从高力士房间内蹿跳出来,手里捏着一柄不长不短的bi shou。他‘咻’地一下就翻跳上墙头,像猫一样踩着砖瓦,无声无息的朝着无嗔方丈房间奔赶了去。

    从墙头跳唴下来后,这黑身人影先是趴在窗边用指头戳出了个洞,往里边看了看,见得无嗔方丈正坐在床边禅定打坐。紧接着,这黑身人影就掏出一根迷烟竹管子,往禅房里面不紧不慢吹了去。不时,无嗔方丈就晕乎了过去,不省人事。

    然后,黑身人影就蹑手蹑脚轻轻推开门,抡紧bi shou慢慢靠近了无嗔方丈。遂,歘歘歘三刀,捅在了无嗔方丈肚服之上,一命呜呼。

    确定没了气息后,这黑身人影又从腰间掏出一个麻袋子,将无嗔方丈的尸体装在里头打上结,扛着出了问佛寺。很快,就来到了一条江边,又装了几块大石头在麻袋子里,丢唴入了江,沉于水底。

    李白和许蓝仙、卢小鱼看到这里时,心情无比沉重,且带着愤怒。恨不得狠狠揍一顿高力士,也恨不得把这黑身人影抽筋扒皮,挫骨扬灰替无嗔方丈报仇。

    三人以为事情到这就应该没了,可没想到的是,并没有。从翠玉扳指里四射而开的画面还在继续上演,而且越来越奇怪,令他们直觉得匪夷所思。

    江底中,暗流涌动,水潮湍急。无嗔方丈的尸体奇迹般没有落入江底淤泥,而到一半的时候,忽然间,两条长着青色翅膀,似蛇非蛇,似鱼非鱼的怪物出现了,正是那青翼蛇鱼。

    见到这两条青翼蛇鱼出现时,李白登间惊得不能再惊,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倒是旁边许蓝仙和卢小鱼不识得这蛇鱼,生了好奇。

    “姐姐,这到底是蛇还是鱼?”卢小鱼一手拿着一串冰糖葫芦,满脸不悦的说“要是鱼的话,它也太丑了吧?世间哪有这么丑的鱼?哼!”

    “既不是蛇,也不是鱼。”李白定定看着画面里游着的青翼蛇鱼,道“是一种怪物,叫青翼蛇鱼,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差点被这青翼蛇鱼给吃了。”

    “啊?那你……”卢小鱼想要问,可许蓝仙却伸出手,摇摇头拦住了她。紧接着,随着李白的目光,继续看向了半空中那画幕。

    这两条青翼蛇鱼不知道是从哪里出来的,只知道很快的,它们就游到了无嗔方丈的尸体旁边。这嗅嗅,那嗅嗅,看得李白和许蓝仙、卢小鱼都揪紧了心,都以为这青翼蛇鱼要吃点无嗔方丈的尸体。

    结果,竟没有,它们没有吃掉无嗔方丈的尸体。反而在嗅了嗅后,就一左一右拉唴着无嗔方丈的尸体,顺着江流游了去。

    游啊游,游啊游,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当中经过了些甚样江河湖海。画面陡的一转,就来到了一个水流万分湍急的地方,各种各样的破烂瓦罐、碎裂的木板、金银玉器……等等等物什在水底飘来浮去,荡这荡那。

    这地方实在太过湍急了,连条虾米鱼儿都看不到,便是李白、许蓝仙和卢小鱼看着都觉得有些害怕,心惊胆战。觉得这水里面的世界更加叫人胆寒,有一种透不过气的压迫感,很闷。

    随着江底水流越来越湍急,这两条青翼蛇鱼也游的更深,去了更急之处。不大会儿后,一个极大的漩涡惊然出现了。

    两条青翼蛇鱼没有再继续向前游,身一打,先是将拉唴着的da ma袋给撕咬了开,露出无嗔方丈的尸体。紧接着一用力,就把无嗔方丈的尸体朝着这漩涡推扔了过去。仅仅眨眼功夫便越陷越深,坠入漩涡中央。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的,一条模样丑陋,獠牙血口的大鱼蹦唴了出来。二话不说便猛地一张嘴,直接将无嗔方丈的尸体胡吞生咽,给吃了。

    这番场景让李白、许蓝仙和卢小鱼三人看得触目心惊,思绪复杂至极。刚想说点甚样话的时候,地上那翠玉扳指忽然‘咻’的一收光,四射而出的画面刹间消失不见。

    “咦?怎就这样没了?”卢小鱼最先打破了这时候的沉重气氛,放下手里的冰糖葫芦,跑上前去将翠玉扳指捡了起来。东看看西看看,这晃晃那晃晃,想再让它像刚才那样射散出画面来。结果,空空如也,甚也有。

    “吃掉无嗔方丈尸体的这鱼,想必就是我们要收降的妖物了。”李白端起许蓝仙斟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接着道“只是不知,这青翼蛇鱼是从何处来的?又是何人所圈养?怎会把无嗔方丈的尸体带到这儿来?实在令人费解。”顿了顿,又道“还有,我与无嗔方丈素未谋面,再者那年我才十五,刚至川蜀不久,他怎认得我?”

    “或是!”许蓝仙若有所思想了想,忽然笑说“或是因为李少侠你天生不凡吧!”

    “蓝仙姑娘,你莫拿我逗笑了。”李白摆摆手,道“我看啊,我们还是趁着天色未黑,再去一趟问佛寺,找凌云禅师问个清楚的好。你说这妖打也打不得,杀也杀不得,现在还引出这么多不解之谜来,若不问个清楚,真不知该如何……”

    “啊!鬼呀!”

    李白话未说完,突其而然的,不远处在捣鼓那翠玉扳指的卢小鱼,突然惊声大叫了起来。不等李白和许蓝仙反应过来,也不等弄清是怎么回事,卢小鱼‘蹭’的一下就跑到许蓝仙旁边,拉着许蓝仙胳膊躲了起来,时不时的伸出头去看远处地上。

    “怎了小鱼姑娘?”李白以为是出了甚样危险,下意识的就眼疾手快拔唴出日月剑,站起身拦在二人面前,警惕着前方,问“发生了何事?”

    “鬼,有鬼!”卢小鱼战战兢兢害害怕怕,躲在许蓝仙旁边不敢出来。

    “鬼?”许蓝仙不信,以为是卢小鱼又再调皮捣蛋,毕竟卢小鱼以前经常这样子。所以,许蓝仙话道“这qing tian bai ri的,哪会有鬼?小鱼,今时非彼时,你可不许胡闹。”

    “姐姐,我没有胡闹,真有鬼!”卢小鱼一副委屈的样子,撇了撇嘴,胆颤的伸出手指着不远处地上,那枚翠玉扳指说“就是那扳指,那扳指里有鬼,有好多好多的鬼,害怕死了!”说到这,卢小鱼情不自禁‘唆啰’的打了一个冷颤。

    “小鱼姑娘,你切莫要害怕。”李白安抚道“细细说说,刚才究竟发生了甚样事情?”

    “喏,你看,地上那扳指!”卢小鱼起初还有些无与伦比,但很快的,就讲提到了重点,说“方才我看这扳指生得奇怪,很是讨我喜欢,我便将它戴到了我的手指上。哪料,哪料……姐姐,我害怕!”

    见卢小鱼这样,许蓝仙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卢小鱼平常胆子大得紧。莫说是看到鬼,即便鬼真的站在她面前,她也敢那冰糖葫芦去砸这鬼的脑袋。。

    而今,卢小鱼一口一个鬼,一口一个害怕,面色惊恐慌神,全不像说假。故,许蓝仙摸着卢小鱼那小脑袋瓜子,安抚说“小鱼莫怕,不是有姐姐在这么?来,起来,喝口茶,缓缓神先。”

    卢小鱼卖力的摇摇头,不愿离开许蓝仙半步,反依赖得更紧。如此一来,许蓝仙心里就更加着急了,担心卢小鱼有事儿。但是,许蓝仙却并没有因此而乱了自己的主见,反心平气和的话道“不起也罢,那小鱼,你和姐姐说说,说说你方才到底都看到了些甚么可怕东西?怎忽然说有鬼?”5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